华姐家政

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

广州华婕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
         201号金泽大厦1204
电  话:020-87571592
           020-66638830
保姆热线:15875330880
月嫂热线:15920908801
保洁钟点工热线:13535359958
广告合作市场部:13535359958
监督投诉电话:15920908801
邮  编:510620 
Email:huajiejz@sina.com
网  址:www.020hj.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广州华姐家政】:广州至少缺20万名保姆

转载:            2012年的全国百强家庭服务企业中,广州只有1家上榜;抽样调查数据显示,经过职业培训的广州家政公司从业者只占两成;广州目前广州家政公司行业缺口超20万人,但从业者中三个月内流失率达50%;家庭服务业协会一年会费收入不足10万元……广州广州家政公司行业普遍存在“小、弱、散”的现状由这些数字可见一斑。
    昨日,广州市政协召开十二届八次常委会议,讨论市政协经过数月调研起草的《关于推进广州市家庭服务业发展的建议》(下简称《建议》)。《建议》指出,广州的广州家政公司行业“小、弱、散”,行业服务水平较低、管理不善、秩序混乱、保障滞后,而这些因素是导致广州家政公司行业无法吸引高素质人才的深层次原因。南都记者还从广州家政公司公司了解到,不少公司每三个月人员流失一半。
    《建议》希望政府理顺财政支持广州家政公司服务行业、实行从业人员保障、加强行业监管等政策,提升广州广州家政公司服务行业的整体水平。
    [现实问题]
    1
    广州家政公司业“小、弱、散”小企业一出事便走佬
    广州的杨女士最近遭遇了一起投诉广州保姆无门的事件。去年她从广州一家小型广州家政公司中介机构请了一名钟点广州保姆做清洁,广州保姆摔坏了杨女士家里的贵重物品,杨女士想找广州家政公司中介协商赔偿,谁知道这家中介知道情况后消失无踪。
    记者从广州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了解到,像杨女士这样遭遇广州家政公司中介突然消失的消费者大有人在,归根结底是一些微小型中介公司没有抵抗风险能力,一旦客户要求赔偿3万-5万元,马上就会走佬。该协会秘书长莫小英分析,这种情况与广州广州家政公司“小、弱、散”的行业特点有关,“绝大多数广州家政公司公司是2万-3万元注册,经营着十到二十平米营业面积的小店,基本上属于作坊式的小微生意”。
    据市政协调研组初步统计,目前广州市经工商登记的家庭服务企业1427家。但进入2012年全国百强家庭服务企业的,广州仅有1家。而上海有9家,大连、哈尔滨、南京、济南市分别有3家。
    2
    广州保姆频接私单 炒东家十几次假称亲人去世
    “找个好广州保姆比找个好老公还难”,根据广州市正祥和广州家政公司服务有限公司向市政协提交的一份建议称,进入广州家政公司行业的从业者中,三个月内流失率即超过50%,半年内流失率超过70%,广州家政公司服务从业者一年存活率远低于20%,如此大的流失率也让广州家政公司公司举步维艰、成长困难。招工极为困难导致就业竞争不足,使广州家政公司行业从业者素质普遍较低,而服务质量无从谈起,广州家政公司企业成长极为困难。
    越秀区政协委员王静向政协提交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广州市正式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内资家庭服务业企业共1427家,据不完全统计,现今广州市广州家政公司从业人员30万人(因有相当大一部分是通过亲戚朋友私下雇请的,根本无法统计),缺口数量超过20万人,且有不断增长的趋势。
    莫小英告诉记者,广州家政公司人员接私单后炒掉中介公司是人员流失主要原因。“很多广州保姆一旦做得开后,常常有熟人给他们介绍新工作,这种私单的工资自然高,这样广州保姆们便会以各种理由炒掉东家和中介公司,自己单干起来,”莫小英告诉记者,“有的广州保姆为了从原东家脱身去接私单,会编造很多借口,我甚至听说过一个广州保姆说家里死人就死了十几次。”
    [数读广州家政公司业]
    目前工商部门登记的家庭服务企业14 27家中,专营家庭服务的企业约369家。
    每三个月人员流失率超过50%,半年内流失率超过70%,从业者一年存活率远低于20%。
    高达63 .4 %的人认为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4 7 .6 %的人认为相关法律不健全和不完善,3 5 .4 %的人认为信息服务平台建设滞后,供需对接、服务咨询与监督等功能没有发挥好。
    广州家政公司公司
    为何留不住“广州保姆”
    难题1 广州保姆们至今无《劳动法》撑腰
    你愿意让住家广州保姆周末休息吗?对于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正祥和公司自己的调查显示,雇主们几乎没有考虑过给予广州保姆、广州月嫂有一周休息一天的权益。
    市政协的调研显示,广州家政公司人员迄今还被排除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劳动立法调整范围之外。一旦广州家政公司公司、雇主或广州保姆的任何两方发生纠纷,很难找到法律上的处理依据。从业人员在服务中的意外伤害得不到医疗保障,超时服务、受歧视、遭虐待也有发生,从业人员职业认同感淡薄。
    解决之道:正祥和广州家政公司服务公司董事长田欣建议,在为广州家政公司立法的社会真实意愿不强的背景下,而且因广州保姆服务于千差万别的私人雇主,其劳动内容、劳动强度、劳动时间等几乎一切衡量指标都各不相同,一些地区的政府和业界分别以地方法规或行业自律条例、质量标准倡导等方式做过尝试,但几乎很少具有实操价值。因此,广州家政公司立法必须“化繁为简”。
    难题2 大量“广州保姆们”社保保障为零
    受雇于私人雇主的“广州保姆们”绝大部分没法购买社保,这不止是广州存在的问题,全国皆如此。就算是受雇于龙头广州家政公司企业的“广州保姆们”,他们的公司也无法为这些人员购买社保。
    记者了解到,广州仅市妇联广州家政公司服务中心为2万多人次的“广州保姆们”购买一定社保。为了弥补这一不足,市家庭服务业协会目前正向会员单位推荐为“广州保姆们”购买人身意外险,甚至为企业自己购买第三方责任险,以此以提高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也提高人员的归属感。
    不过,目前的困境是,接私单的“广州保姆们”所赚的工资比在中介公司高得多,他们有能力但真正有意识购买保险者依然寥寥无几。
    解决之道:调研报告建议以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为统一平台,强制推行家庭服务综合保险。广州家庭服务业协会建议采取“在广州家政公司企业开办前,由行业协会建立行业准入标准,在获得行业协会的初审意见的基础上,再到相关部门正式办理相关手续”等措施。正祥和广州家政公司服务公司也建议,应强制所有广州家政公司公司必须为从业者购买社会保险(如不普遍强制,几乎不会有企业敢单独为从业者购买社保),并以市家协为统一组织方,为全市广州家政公司企业购买商业保险,并由政府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
分享到:
点击次数:  【关闭